爱眼日后,盘一盘那些“养眼”的上市公司

2019-07-13  阅读 53 次

爱眼日后,盘一盘那些“养眼”的上市公司

爱眼日后,盘一盘那些“养眼”的上市公司昨天是6月6日,是第24个“全国爱眼日”,在神奇的A股市场,这可是一门不小的生意,那今天抱牛君就去盘一盘那些和“养眼”有关上市公司。 作为事实上的眼睛第一股,()其实成立不过16年而已,2003年年初,从军队退伍后的创始人陈邦同时在长沙、成都、武汉等地开出了四家医院门店。

发展到近日,爱尔已经成为了一个有着700亿市值的行业翘楚。 在第一批登陆的18个造富故事中,最被人津津乐道至今的其实就是爱尔眼科的董事长陈邦了,因为他是一个不懂眼科技术的“外行人”,但却凭借开眼科医院登陆创业板富豪榜。

在接受湖南本地媒体《三湘都市报》的采访中,陈邦曾经透露过他做眼科的最初历程:“上世纪90年代,陈邦到上海打拼,租住在弄堂,碰到一位靠给医院租赁眼科治疗仪器为生的邻居,几番闲聊下来,全无行业经验的陈邦决定入行淘金,并且没过多久就找到了感觉。 ”而后,1997年陈邦倾尽3万元积蓄,靠“院中院”赚到了人生中第一桶金。 2003年,在长沙等四地的爱尔眼科同时开业,由此,一步一个脚印,直到如今,他已经推开了四百家眼科医院的大门,打造出一个700亿市值的上市公司。

陈邦是军人出身,退伍后做过器材代理、文化传播,还做过,涉足颇广。

因为不懂眼科,陈邦也许更能跳出传统眼科医生的思维,从“生意”的角度去看待爱尔的发展,从“资本”的角度去运作上市公司。 今时今日的爱尔,我们在赞叹其市值管理和资本运作的同时,也同样的明白了它的商业逻辑。 在投入最低和产出最高的这方面,爱尔做的相当到位和完善,在资本运作方面,爱尔同样创造了一波非常别具一格的体外孵化。 不同于此时此刻正在面对检查风暴的众多药企上市公司,同样靠着“市场营销”取胜的爱尔走了一条更加接地气和更加便宜的推广路线,通过深入一线社区,给居民提供各种免费的眼科检查和眼药水、举办草根公益讲座等小投入,在全国各地布局了四百多家眼科医院。 坦白说,当第一次仔细的盘了爱尔的商业模式之后,抱牛君是惊叹的。

体外孵化绝对是爱尔市值管理成功的密码。

也就是在培育期的医院,亏钱的医院,永远不在上市公司体系内,而是在上市公司体系外进行培养,待医院成熟之后,而通过并购方式进入上市公司体系内的,从而永远都是符合上市公司战略导向的医院。 而在上市公司业绩能常年保持高速增长的情况下,估值必然高企,没做好的医院,亏不亏钱其实并不重要。

体外亏钱,关了就是,相比常年高估值下带来的财富效应,亏的那都是小钱。 何况高管常年们在不停减持。

2“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桃花扇》里的一席词真是写尽了的上市历程。

五块钱上市,上市一年内上涨超过10倍,到如今跌回6元,5年,写尽了的一段“药神崩塌”历程。

莎普爱思坠落的故事起源,谁能料到只是一篇来自“丁香医生”公号——《一年狂卖亿的洗脑神药,请放过中国老人!》的文章,文中直言:莎普爱思宣传其滴眼液能预防和治疗白内障的说法为无稽之谈。 从此的莎普爱思开始一蹶不振,产品美誉度再也没有了,即便高管承诺不减持,整改广告,依然挽救不了“眼药没有用”的人设了。

随后的2017年销量下降12%,2018年销售量下降52%。

莎普爱思2018年年报显示其亏损达到亿元,也是上市5年来的首次亏损。 时过境迁,有不少人认为,如果不是2017年12月丁香医生的那篇文章,莎普爱思或许依旧活得很滋润。

但实际上,在战略问题上,莎普爱思多少有些“昏招迭出”。 就在白内障眼药水“神话”被戳破之后,莎普爱思就把目光转向“补肾壮阳类”的产品,依旧是“重营销轻研发”的套路,但在品牌信任危机下,这招其实很难赢得市场信心。 昔日,当年写了“亿男人ED”被炮轰的事情,就是前车之鉴。 殷鉴不远,莎普爱思又怎么能指望一个新产品就能撑起大旗?相比爱尔眼科等新秀,历史最早可以追溯到34年前的莎普爱思(前身为平湖制药厂)其实是“养眼”界的资深前辈了,但从上市到董事长获得控股权的历程,莎普爱思故事还是颇多的。

因为在2000的6月,平湖制药厂(莎普爱思前身)的第二轮改制中,平湖制药厂原厂长陈德康仅用103万元,就控制了这家企业%的股份,在上市之初的2014年,《招股说明书》中就有披露承认,从平湖制药厂(股份合作)改制为浙江平湖莎普爱思制药有限公司,并未进行验资。

也因为此,2012年3月,莎普爱思曾经被中止过上市审查。 直到两年后的2014年7月2日,莎普爱思才在上交所挂牌上市。

陈德康也就是如今莎普爱思现年68岁的董事长、法人。 一个平湖制药厂的老人,一个从供销科长开始一路做到厂长,能在世纪之初就拿出100多万的不凡人。 尤其引起抱牛君注意的是,陈德康目前持有股份仅为28%,而在上市之初,陈德康的持股比例超过了50%。 陈德康和他的小伙伴们都在撤退了,仅2019年以来,就有第一、第六、第八大股东在进行抛售。

其中2019年1月,陈德康直接大幅转让%的公司股权给上海养和投资,每股转让均价高达8元以上。

这是否意味着已经68岁的董事长和他的小伙伴们早已准备洗手退休不干了呢?(来源:伴你抱牛市的财富号2019-06-0717:46)。

精彩文章推荐:
何时满足,付出,何时,小航著,幸福,情感故事,情感文章,满足,女流文学网
第一章 地球和地图单元测试 (中图版七年级上)
解析男士正装穿着中的禁忌
第一千八百七十九回 帝王术沧狼行最新章节
甘肃2019年二级建造师考试时间:5月25、26日
易方达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关于易方达生物科技指数分级证券投资基金定期份额折算业务期间暂停申购、赎回、转换及定期定额投资业务的公告
《逆天毒妃:傲嬌邪帝,強勢寵!》
坚持运动+控制饮食的成功案例
关于财政人专升本毕业论文开题报告 与财政人眼里的管理会计有关财政学3000字开题报告范文
关于友谊的散文:交心
妈妈我爱你作文700字
汇集数万原创美文、短篇小说、经典散文及心情日记在线阅读并交流!
妈妈你令我感动作文450字
羊山来往际军事聚会度假区
清明,那份思念欲断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