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面人心之——第三十次追逐

2019-07-12  阅读 14 次

兽面人心之——第三十次追逐

    1  这是一片旱灾肆虐的非洲草原。   远处,草原的尽头座落着非洲最高山——乞力马扎罗雪山。

那巨大的常年积雪的方形山巅就象一座白色的坟墓耸立在天空里,山巅下面灰蓝色的山坡斜斜的伸展,地势越低颜色越深。

最下面的山麓原本是一片葱绿,而今却变成了深褐和枯黄,好象温带地区深秋的景象——赤道上是没有秋天的,只有旱季和雨季。

这一年的旱季特别长,迟迟不见雨季到来的迹象。

太阳象一个金黄的火球滚烫滚烫的悬在天上,无休无止的吐散着热力,似乎要把草原和草原上的一切生灵都染成和它一样的颜色。

大地在骄阳下喘息,水塘早就干得见底,象是大地身上流尽了血的伤口,凄惨的对着天空。

  近处,一头豹子在追赶一只羚羊。 那是一只很瘦的羚羊,年纪已是如此的老,要在平时豹子一定会让它颐养天年。 但现在豹子的情况也好不到哪去。

长期的饥饿使他十分的衰弱,即使是饿得半死的老羚羊,也不容易追得上。

  豹子如果连续三十次追逐猎物不成就要饿死。

这是豹子中传说的一条定律。 他从来没有追逐猎物十次以上,在他年轻的时候,绝大多数是三次以内,甚至一次成功,无论最灵活的羚羊,还是最善跑的斑马,都逃不脱他迅疾如闪电的追击。 现在他不年轻了,但是也还不老。

他的眼睛依然锐利,筋骨依然强壮,那颗不知疲倦的心脏像电泵一样把充满氧气的血浆注射到全身,让每根肌肉都蓄满了劲力,柔韧的脚掌奔跑在硬土和软土上一样得力,快得像风,刺草丛和浅水洼也减低不了他的速度,草原上没有一只他追不上的动物;再加上他在上万次捕猎中积累的经验,还有随着年龄增长的生活阅历与处世智慧,那敏锐的直觉,准确的判断力,让他知道什么是发动一次攻击最恰当的时机,猎物能从他爪下逃脱的机会仍然极少。 那个定律对他来说完全事不关己,他无法想象连续三十次追赶一头斑马或一只羚羊是什么景象。 虽然他偶尔也会在饱餐一顿之后一边打着嗝,一边念叨一遍这句居安思危的警句,可从没真正放在心里。   但现在今非昔比了。 这场罕见的旱灾,从去年就没下过一滴雨,树木和水草都干死了,草原上到处是龟裂的土地。

大批食草动物饿死,年轻强壮的,老弱病残的,都在死亡线上挣扎。 羚羊和斑马饿得只剩一把骨头,同样饿得皮包骨头的是狮子和豹子。

同样是挨饿,吃草的跟吃肉的可不一样。

饥饿对猛兽的摧残比弱小的动物更严重,这和它们的生活习惯有关。 食草动物少吃多餐,它们不敢吃得太饱,怕遇上猛兽跑不掉,总让肚皮亏欠着,平时五分饱,遇上饥馑耐饥的能力就特别强。 猛兽们呢,捕猎太容易,平时撒开了吃,吃饱就睡,饿了再吃,过惯了饱食终日的好日子,一旦挨起饿来就扛不住。 你别看一头斑马走起路来蹒蹒跚跚有气无力,好像随时要倒下来死掉似的,一遇到风吹草动立马撒开四蹄跑得飞快,撵都撵不上。   在这种惨淡的光景下,挨饿是无法避免的了。

哪怕你是草原上最好的猎手,如今想随便找点什么填填肚子竟是这么难。 豹子从来不吃尸体——即使他想吃,也轮不到他。

没有一副完整的骨架,到处是散落的骨头,全都被仔细的啃过,一点肉也不剩。

整个草原就象一张空空荡荡的桌布,杯盘枕籍的盛宴早已撤去,掉在上面的一点残渣和汁水也被土狼和秃鹫打扫得干干净净。

它们就象抹布和垃圾桶。 尤其是土狼,成群结队的四处扫荡,碰上什么吃什么。

简直没有它们不吃的东西,除了同伴,活着的。

面对这些饿疯了的家伙,就连狮子也只好躲开。   自从两个星期前他吃过最后一顿饭之后,已经有十次捕猎落空,超过了他自己的记录。

而今天上午遇上这只又老又衰的羚羊之后,他又连续追击了多次都以失败告终。 它太狡猾了,别看瘸着一条腿,跑得一点也不快,他轻易就能追到离它几步远的地方,眼看再来一次纵跃就能跳到它背上去咬断它的喉咙,都用不着咬喉咙,光凭他的体重就足够压断它那根衰老的脊梁。

可那老东西好像背后长眼睛似的,不用回头就知道他在那儿,突然一个急刹车往旁边一拐,就把他千钧一击的猛扑给甩开了,又拉开了差距。

他学了乖,下次预先估计它会向哪边拐弯先向哪边扑,可它全知道他的心思,总拐向和他相反的一边让他扑空。 这回是左,下回是右,再下回又是左,就这样让他扑空了十次之多。 这时他想起了那个可怕的数字,居安思危的警句终于提醒他了。 第二十次追赶失败后他不敢再全力冲刺了,由快跑转为慢跑,像狼那样耐心地、远远地跟着羚羊,随它到哪儿就跟到哪儿。 他不是在和羚羊比速度,而是和它比耐力,看谁先在日头里倒下。 这不是豹子捕猎的方式,倒很像土狼。 想到这一点,他就有些不舒服。

哪怕到了这个地步,他还是这样挑剔。 骄阳似火,身体里的水分顺着毛孔一丝一缕的蒸发掉,使他看上去更加干瘪,仿佛只是一张皮,贴着那些数得出根数的骨头。

  羚羊看来是对付惯了豹子,也对付惯了土狼的。 它比他更耐心,从从容容的跑一跑,停一停,时而在一个干涸的水塘里汲两口充满泥浆的脏水,时而啃啃尚未枯死的灌木丛带刺的叶子,仿佛对身后的追兵漫不经心,一双贼精的眼睛却从没大意:只要他露出快步疾奔的苗头就立刻跑得远远的,让他不敢轻举妄动,多浪费一次追逐。 豹子呢,既不能吃灌木丛的叶子,也不肯喝泥塘底的脏水,忍耐着饥渴紧追不舍。 他们就这样跑跑停停,一直跑进一片稠密的树林——树林之上是乞力马扎罗那白雪皑皑的山峰。

精彩文章推荐:
武汉小学躁急汉港潜藏核准当空
四川一高校开设两性交往选修课 学生“谈着恋爱修学分”
男女属兔的属相婚配表大全
贪合忘克,贪合忘冲,贪合忘生的命理分析
汇集数万原创美文、短篇小说、经典散文及心情日记在线阅读并交流!
瓯北七小李色丹个人研修计划(可编辑)doc下载
日语肚量滋味100字
《外国诗两首(黑人谈河流,祖国)》高效导学案
我院成功举办东北财经大学远程教育发展论坛(第八期)
战国策·楚四·有献不死之药于荆王者章节全文翻译赏析唐诗宋词
中储智运:赋能智慧物流 构建精准生态圈
致拼搏路上的自己简短句子 简短一句话心灵鸡汤 赏析文章是什么意思
【市公安局】交警四大队赴山东交通学院威海校区开展交通安全宣讲活动 形容内心感受的词语
吉林省肝胆病医院:用光网视全千兆PoE交换机建流畅传输系统
云铝股份2018年度股东大会的见证意见书